永利官方网站

2020年09月22日 星期二

在细化拓展中铿锵前行

发布日期:2015-01-12 浏览次数:650

    改进作风,是思想洗礼,也是制度变革。只有加强制度建设,才能实现改进作风常态化、长效化。
  2014年,公车改革、干部培训、会所整治、会风、办公用房等方面的制度相继出台,不断细化和拓展八项规定精神,个个把住关口、击中要害,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制度的执行越来越严,巩固作风建设成果正一步步迈出铿锵的步伐。
  
  
  公车改革: 自上而下 破冰前行
  
  制度内容:
  
  2014年7月16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推进公务用车制度改革的指导意见》和《中央和国家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方案》
  
  指导意见阐明了公车改革的意义,明确了公车改革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细化了公车改革的主要任务,对健全公务用车管理和保障制度、认真做好组织实施工作提出了要求。中央和国家机关公车改革的方式是在取消一般公务用车后,对参改的司局级及以下工作人员适度发放公务交通补贴,自行选择公务出行方式。
  
  年度回顾:
  
  根据指导意见,中央和国家机关力争2014年年底前基本完成改革。经过半年推进,中央和国家机关公车改革已基本完成。近日,多部委工作人员表示,2014年11月底单位公车已全部封存。2014年最后一张工资条中,车补已现身。
  
  根据指导意见,2015年年底前基本完成地方党政机关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时间行至2015年,在各界瞩目下,公车改革更显“时间紧、任务重”。然而各地车改进展参差不齐。目前,城市之间的公车改革进度差距明显,多数城市仍未出台地方公车改革的初步方案。深圳作为公车改革的先行者,行动较为迅速。2014年3月,深圳颁布《深圳市直机关公务用车改革实施方案》,公车改革大幕拉开。至今,仅深圳市直机关已拍卖公车6批1500余辆。然而像深圳那样,已经对公车实行公开拍卖的城市仍是少数。
  
  除了车改进度不一,在率先车改的城市,“以车补代替公车”的具体制度的安排也遭遇众口难调的处境。深圳一家国企总经理每月6800元的车改补贴数额,远远超出7月份出台的中央和国家机关车改补贴标准,被不少网友称为“最牛车补”。
  
  专家点评:
  
  中国矿业大学廉政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刘金程表示,车改已经成为作风建设的重要风向标,其社会意义远远超出经济上的影响。统一的补贴标准可能会带来“平均数掩盖的相对不公平”问题,但公车改革目前真正的阻力根源还是来自于观念。
  
  针对目前的困难,必须明确区分公车补贴与工作福利的本质区别。车补可看做是过渡性的政策手段。随着公职人员绩效考核与激励机制不断完善,党的作风建设不断改进,车补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从这个角度去认识车改,就可以减少一些围绕“补贴标准”的争论了,说到底,不要指望在车补中增加个人收入。
  
  推进车改方案还有两个工作建议,一是增加透明度,在透明公开的前提下充分运用政策授予的灵活度,不要为图简便而整齐划一。二是加强财政预算管理,从源头上管住公共开支,确保政府用于内部行政成本方面的开支每一笔钱都花得公开、严谨。
  
  “禁读令”: 规范培训 净化圈子
  
  制度内容:
  
  2014年7月31日,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中组部、教育部《关于严格规范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有关事项的通知》
  
  严禁党政机关、国有企业、事业单位领导干部参加高收费的培训项目和各类名为学习提高、实为交友联谊的培训项目,已经参加的要立即退出;严禁各级各类干部教育培训机构和各高等学校举办允许领导干部参加的高收费培训项目。领导干部个人参加其他非高收费的社会化培训,费用一律由本人承担。
  
  年度回顾:
  
  根据组织部门的统计,2014年各有关部门对领导干部参加社会化培训进行专项清理整顿,参加EMBA等高收费培训的3000多名干部按要求退学,23个高收费项目停办。
  
  不过,据媒体调查,“禁读令”颁布后,多地出现官员退学现象的同时,一些高收费社会化培训仍在向受“禁读令”约束的人员招生,部分事业单位、国企领导干部仍在参加多种形式的高收费培训。部分高校和培训机构开设的针对领导干部的高价培训课程改头换面隐蔽进行,一些机构甚至表示可“按需定制、上门服务”,还可为领导单独“开小灶”。“禁读令”下,领导干部参与培训的理由多种多样,花样百出的背后,还暴露出围绕培训费预算的报销“黑洞”。
  
  专家点评: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分析,“禁读令”的针对性很强。党员领导干部参加天价培训用的多是公款,目的一是镀金,提高身价;二是搞小圈子,织成关系网。一些培训班已经异化成了打造人脉圈的“名利场”和“资源集散地”。
  
  要执行好“禁读令”,一方面要从财政上把关盯紧,出台培训费管理的相关规范细则,明确培训费用上限,并进一步完善财政预算制度,解决财政拨款单位的突击花钱问题。另一方面要规范培训渠道,由各级党校、社会主义学院和干部学院在官员培训中发挥主导作用。未经人事部门批准,个人不得擅自参加社会化培训项目,不得由单位报销,更不得接受他人资助。另外,相关部门也需打破“唯学历论”“学而优则仕”的错误人才观,提倡学以致用、学用相长,树立正确的用人导向。
  
  “禁会令”: 远离景区 抑制奢华
  
  制度内容:
  
  2014年9月28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严禁党政机关到风景名胜区开会的通知》
  
  各级党政机关一律不得到八达岭、十三陵等21个风景名胜区召开会议。地方各级党政机关的会议一律在本行政区域内召开,不得到其他地区召开。严禁各级党政机关以召开会议等名义组织公款旅游。
  
  年度回顾:
  
  庐山是“禁会令”的21个风景区之一。“禁会令”下达以后,庐山景区按规定退掉了党政机关预定的数十个会议。面对“会议团”、政府机关单位等团体票数量急剧减少的新常态,庐山景区调整思路,积极采取新的宣传和服务方式,开拓客源。目前,在庐山景区,自驾游、周边生态游和“南国冰雪游”等新项目吸引更多散客。
  
  中央新的禁令下发后,媒体调查发现,多地五星级酒店入住率有所下滑,政府性会议明显减少,说明“禁会令”见效。然而,借助论坛、研讨会等方式,以党政机关名义在异地开会的现象仍有发生。一些超出标准的会议“变种”,依然在部分高星级、高消费酒店召开。为了应对“限星”,部分五星级酒店放弃星级资质的复审,从“五星”变“无星”。去年,国内“弃星”的10家五星级酒店中,至少半数为当地政府的定点招待酒店。
  
  专家点评:
  
  中国矿业大学廉政研究中心执行副主任刘金程表示,“禁会令”在短短几个月时间收到明显的效果,首先是规定详细具体,既具有可操作性,又符合具体管理实际,从而可以得到更彻底的执行和落实。其次,落实八项规定以及反“四风”工作为此次规范会议、整顿会风奠定了扎实的基础。随着规则意识逐渐深入人心,本次《通知》一出,效果立竿见影。
  
  针对一些地方变换会议名目、试图钻制度漏洞的情况,刘金程建议,可持续的办法在于公开,让资源在阳光下得到配置和使用。那些巧立名目的“论坛”也好,“研讨”也罢,只要以制度的方式把详细信息公布于众,都会在广泛监督下原形毕露。一些耍小聪明的伎俩,也许可以绕开一项制度的约束,但没有人能逃避全社会的监督。
  
  会所治理:整治歪风 还园于民
  
  制度内容:
  
  2014年10月27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十部门《关于严禁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设立私人会所的暂行规定》
  
  严禁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以自建、租赁、承包、转让、出借、抵押、买断、合资、合作等形式设立私人会所;对在历史建筑、公园等公共资源中已经设立的私人会所依法依规整治,并区分不同情况给予关停、停业整顿、吊销资质、到期后收回等处置。
  
  年度回顾:
  
  2014年,一场整顿“会所歪风”的行动在全国展开。5月,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出通知,要求继续把整治“会所中的歪风”作为教育实践活动中反“四风”的重要内容。8月,中央“教育实践活动办”在关于持续用力推动落实中央部署的专项整治任务的通知中,又一次明确将整治“会所中的歪风”列入其中。
  
  截至2014年12月31日,浙江杭州西湖景区内30家高档经营场所已转型到位,其中27家已对外开放,主要以茶文化、咖啡、摄影展、民俗文化等为主,另外3家将在2015年上半年向市民游客开放;2014年上半年,广东省对全省私人会所及相关违规场所进行摸查和整治,共清理出公共资源内只对少数人开放和违规经营场所25家,其中关停17家,转型8家;近日,《北京市公园配套建筑及设施使用管理办法(试行)》出台,规定公园内餐饮、展示、游憩等服务性用房的公共区域都应当向公众开放。
  
  2014年12月初,住房和城乡建设部要求各地抓紧组织对本地区公园内上一阶段排查出的私人会所整治情况进行一次“回头看”,确保各城市对有关场所分类处置、彻底整治,防止其改头换面、死灰复燃。
  
  专家点评: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认为,一些会所成为隐蔽的腐败温床,而历史建筑和公园内的会所,更是挤占了公共空间,让风光秀丽、有历史价值的公共场所,变成了公众不能进入的私人禁地,影响恶劣,民众多有怨言,必须加以整治。十部门的规定出台,从之前的“整治”到现在的“严禁”,彰显了中央治理会所的坚定决心。治理会所涉及面比较广,因此十部门共同出台规定,能够从更多环节堵住漏洞,齐心协力攻克顽疾。另外,要利用好社会监督这一杀手锏,畅通电话、网络等各种举报渠道,布下人民群众监督的天罗地网,让会所歪风无处遁形。
  
  办公用房标准: 细化合理 便于执行
  
  制度内容:
  
  2014年11月27日,国家发改委、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标准》
  党政机关办公用房建设应做到庄重、朴素、经济、适用和资源节约,不得定位为城市标志性建筑。党政机关办公用房根据单位级别和性质分为五类,分别为中央机关、省级机关、市级机关、县级机关、乡级机关,各级工作人员办公室使用面积有了严格限制。对食堂、停车库、警卫用房、人防设施等附属用房建筑面积作出明确规定。
  
  年度回顾:
  
  作为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重要内容之一,各地自2013年开始开展超标准办公用房的清理工作。一年多时间,全国应调整清理的办公用房面积2425.7万平方米,实际调整清理2227.6万平方米,占91.8%。停建楼堂馆所2580个,面积达1512.4万平方米。
  
  安徽省宣城市在对34个办公用房超标单位进行清理后,共腾退办公用房2.5万平方米,多出来的办公用房重点解决给常年租用办公用房的单位,改善了21个办公用房紧缺单位的办公条件。湖南省南县将县文广旅游局搬到县政府办公大楼后腾出的483.6平方米办公用房,整体移交给南县第三人民医院,用于门诊和行政办公。
  
  然而,也有一些地方盖起的单位大楼既不敢乔迁入住,也不敢在门口挂牌子亮明“身份”,一拖再拖造成办公楼“烂尾”现象。在安徽萧县,新建的10余栋办公楼已闲置近两年,几成放羊场。
  
  专家点评:
  
  暨南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院长、教授蔡立辉说,2014年,治理豪华办公楼的执行力度在不断加强,这是全国人民都可以感觉得到的。治理豪华办公楼奢侈风已有明确规定,而且非常具体。但是,为什么之后豪华办公楼奢侈风还屡禁不止呢?除了执行力的问题之外,更重要的是需要转变观念,由依靠内部文件到依靠制度和法律,只有建立健全相关的法律制度,才具有一体遵行的效力和可持续性。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记者:孟德成)
Baidu
sogou